28家中国实体上了"黑名单"!跟着美国封杀华为的企业“压力山大”,还有想继续背黑锅的吗?

原标题:28家中国实体上了"黑名单"!跟着美国封杀华为的企业“压力山大”,还有想继续背黑锅的吗?

针对有媒体提问关于美商务部10月7日将28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进行制裁,中方有何评论,商务部新闻发言人8日就此发表谈话。

新闻发言人说,已注意到美商务部将28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并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长期以来,美方动辄根据其国内法对中国实体实施单边制裁,此次又打着人权的幌子,将28家中国地方政府机构和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实施制裁,并借机污蔑抹黑中国的治疆政策,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此前美国也曾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中,我们可以看看美国通过操纵市场力量打击中国企业和打压中国发展势头的努力是不是奏效了,那些跟随美国政府打压中国的跨国公司们又得到了怎样的“回报”。

文 | 吴其胜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美国政府“有形的手”伸向中国高科技行业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小政府”和“大市场”自居,在国际社会上把自己标榜为自由市场的典范,动辄指责其他国家干预市场。

但实际上,美国联邦政府相对于市场的权力并非像其所宣称的那样“小”。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出于应对两次世界大战、经济危机、冷战的需要,美国联邦政府积累了可观的经济政策工具,尤其是在涉及国家安全的经济议题上,享有着几乎不受限制的权力。

美国在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通信网络中的枢纽地位,也赋予了美国政府将其在经济上的这双“有形的手”伸向其他国家的能力。

尤其是在冷战期间,美国建立了庞大、严密的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体系,并通过操纵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来实现拉拢盟友和打压敌对国家的目的。

当前,同样是出于各种地缘政治和外交战略的需要,美国政府依然对企业的跨国商业活动进行频繁干扰,阻止或引导西方跨国公司将各种经济要素资源流向特定国家与企业。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相对实力受到较大削弱,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经济体迅速崛起。

出于维护自身霸权的需要,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开始不断强调中美之间的实力竞争。中国不断发展壮大的高科技公司也因此成为美国政府的眼中钉。

为了防止中国在科技实力上赶超甚至取代美国的领先地位,美国政府开始将之前屡试不爽的“有形的手”伸向中国高科技行业。例如,通过出口控制、外资安全审查等方式阻止中国高技术企业获取发展所需要的资源,诱导和胁迫西方跨国公司切断与中国高技术企业之间的商业联系等等。

作为中国高科技公司的代表,华为公司“理所当然”地成了美国政府“精准”打压的对象。

2018年12月1日,在中美贸易摩擦出现缓和之际,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突然在加拿大温哥华机场被扣留,美国政府随即宣布以违反制裁伊朗禁令为由,要求加拿大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一时舆论哗然。该事件随后的发展表明,加方扣押华为高管的行动受到了美国政府的指示,而汇丰银行在该事件上也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2

想要调查华为却找不到“证据”

汇丰银行是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控股集团(HSBC Holdings PLC.)的全资子公司,其前身是由苏格兰人托玛斯·萨瑟兰德(Thomas Sutherland)于1864年在香港发起设立的香港上海银行公司(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该银行的业务网络遍及欧洲、亚洲、中东及非洲、北美和拉美,覆盖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最大的银行及金融服务机构之一。

汇丰银行曾因为涉嫌帮助墨西哥毒枭洗钱和违反制裁禁令被美国司法部盯上,并在2012年被美国政府处罚超过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6亿元)。作为处罚的一部分,汇丰银行还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为期5年的“延迟起诉协议”。

根据该协议,汇丰同意在反洗钱和遵守制裁禁令上加强内部监管,允许美国司法部向银行派驻大量监管人员,承诺今后在所有的调查上配合美国政府。为了逃避美国司法部关于自身违反美国制裁法律的指控,汇丰从2016年底开始配合美国政府在银行内部进行自查,并在2017年2月至7月期间,就自查结果向美国司法部做了至少4次汇报。

在向美方提交的汇报材料中,汇丰银行声称发现了华为通过幌子公司与伊朗保持业务往来的记录。自2007年起,华为开始将其子公司Skycom出售给另一家名叫Canicula的公司,该交易于2009年完成。汇丰以华为曾向Canicula公司提供1400万欧元(约合1.1亿元人民币)借贷以及该公司注册地址与华为公司类似为证据,认为在将Skycom出售给Canicula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华为依然保持着与两家公司的金融联系,并实际上掌控着这两家公司。

此外,汇丰在提交的材料中还包括孟晚舟在2013年给汇丰银行的一份英文PPT。该PPT指出华为在伊朗的运营严格遵照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制裁伊朗的法律和条例,华为已经出售了在Skycom公司中的股份,并且孟晚舟也不再是该公司的董事,Skycom仅仅是华为在伊朗的商业伙伴,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商业合作。

在获得汇丰银行的汇报材料后,美国政府很快采取了行动,包括在2018年底要求加拿大扣押孟晚舟女士。今年年初,美国司法部正式在美国纽约东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华为公司、Skycom和孟晚舟女士进行“金融欺诈”和“违反美国制裁伊朗法案”。美方声称,华为通过非正式的子公司Skycom进入伊朗电信市场,并向提供金融服务的相关银行隐瞒了华为与这家公司的真实关系,误导汇丰等银行向Skycom提供了超过1亿美元(约合7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清算服务,违反了美国制裁伊朗的法律。

事实上,美国在2017年之前就开始考虑就违反美国制裁禁令为由调查华为,但一直苦于找不到证据。当时美国国会根据相关媒体捕风捉影的报道,以未能提交是否遵守美国制裁伊朗禁令的证据为由,对华为横加指责。对于汇丰银行提交的材料,一心想扳倒华为的美国司法部如获至宝。尤其是汇丰向美国司法部转交了华为公司之前向其提供的PPT文件,成为美国起诉孟晚舟女士的一项核心“证据”,美方据此认为孟晚舟向金融机构和美国政府做了虚假陈诉,误导国际金融机构为华为提供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禁令的金融服务。

美方的上述指控并没有明确的事实依据。美方认为Skycom一直受到华为的控制,而实际上自2009年之后华为就已经切断了与Skycom的关系,华为不再持有该公司的股权。孟晚舟女士也早已退出Skycom公司的董事会,更不应该让她为Skycom此后被指违反制裁的活动承担责任。在中美因为贸易问题进行复杂博弈,以及特朗普本人表示要将华为问题作为谈判筹码的背景下,美国政府的指控不仅没有坚实的法律依据,其调查本身同样具有明显的政治动机。

3

汇丰银行果真毫不知情吗?

作为对汇丰银行“大力配合”的奖励,美国司法部在2017年12月撤销了对汇丰的指控,并把汇丰描述为受到华为“误导”和事前并不知情的“受害机构”。汇丰也因此得偿所愿,逃避了美国政府的进一步调查和惩罚。

然而,汇丰银行果真是一位毫不知情的“受害者”吗?

如果之前没有确认Skycom已经不是华为的子公司,汇丰银行难道会继续为华为提供金融服务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的,从一开始,汇丰就知道华为与Skycom之间的关系。汇丰银行通过出卖客户信息和编制证据来逃避美国政府调查上的作为,具有明显的投机性。

在配合美国政府罗织可以打压华为的“证据”并导致华为首席财务官被扣留后,汇丰银行自知心虚:

一方面在国际社会面前急于撇清与此事的关系,包括单方面取消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并高调宣布汇丰不是涉及此案件的相关方;

另一方面则向中国叫屈,声称向美方提交信息是迫不得已。

今年年初,首席执行官范宁(John Flint)和首席法务官斯图尔特·利维(Stuart Levey)等汇丰集团高管为汇丰跟美国司法部的合作进行辩护,声称他们除了配合之外,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根据此前与美方达成的“延迟起诉协议”,美国司法部向汇丰银行派驻了大量监督人员,他们能够获取任何信息。

汇丰银行的这种“情非得已”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即使根据美国的法律,对于不受美国保管、控制和具有访问权限的数据或信息,汇丰也没有向美国政府提供的义务,但汇丰恰恰提供了。

这种为了配合美国的“长臂管辖”,无视中国司法主权,在未经中国政府许可和无视合作伙伴利益的情况下,就将中国境内公司和人员的信息转移到境外的做法,本身就涉嫌违反了中国的法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次事件也清楚地表明,由于美国政府安插了大量眼线,汇丰银行在过去几年基本上被架空,成了一家被美国政府严密监控和操纵的金融机构。

4

切断华为供应链!又有一些企业加入进来

作为打压华为的后续手段,继在年初对华为公司及公司高管发起诉讼后,美国政府又开始援引出口管理条例,要求美国企业切断华为的供应链。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以违反制裁伊朗禁令为由,将华为及其附属子公司纳入美国出口控制“实体清单”(Entity List),禁止美国公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芯片、软件和提供相关服务。根据美国的出口管理条例,纳入“实体清单”意味着美国企业在向华为出口商品之前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而这种许可一般情况下都会被拒绝。

在美国商务部宣布针对华为的出口管制措施后,相关美国企业迫于美国法律的压力,开始重新评估与华为之间的商业联系,甚至立即缩减或暂停了与华为的业务往来。但其中也有不少公司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希望继续保持与华为的业务关系,因此想方设法地规避美国政府的限制,包括考虑把美国本地的研发基地迁到其他不受美国法律管辖的国家、在向华为出口的商品中减少美国技术与服务的含量等。当然,也有一些美国企业积极响应特朗普政府的出口管制措施,甚至在执行上采取了更高的标准。其中最卖力的要数伟创力公司和联邦快递公司。

伟创力公司(Flex)是1969年创立于美国的电子产品制造商,目前是全球排名第三的专业电子代工服务商 (EMS)。尽管其全球企业总部位于新加坡,但伟创力仍将行政总部保留在其创办地硅谷,因此一直被视为一家美国跨国企业。伟创力于上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并曾在珠海、上海、长沙和天津等地设有多家工厂。华为一度是伟创力的重要客户,并且从企业收入上来看,该公司在美国科技企业中对华为的依赖度相对较高。然而,在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数十家附属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后不久,伟创力就开始卖力地参与针对华为的禁售的这趟浑水。

2019年5月17日,也就是美国商务部对华为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后的第三天,伟创力就宣布停止和华为之间的一切商业合作,撕毁了与华为签订的合同,停止代工华为的产品。此外,伟创力还以执行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为由,拒绝向华为归还价值数亿元的生产设备、材料、半成品和代发货的成品,并将其扣押在伟创力的中国和国外工厂中。伟创力的做法,延误了华为的正常生产,给华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华为在8月6日向伟创力发放律师函,指责其扣押华为物料的行为,并提出了数亿元的索赔要求。伟创力不遵守商业合约和在中国境内执行“美国法律”行为,也遭致舆论的广泛谴责。伟创力随后发表中文公开信,并将其行为解释为合规需要。伟创力在信中表示,“近期的贸易状况极大地影响到了我们与重要客户华为的关系,对此我们深感遗憾。美国商务部近期采取的贸易措施造成了极为复杂的困境,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解读相关规定,并采取了我们认为必要的行动确保合规。”

然而,为了给美国企业足够的时间完成必要的调整,美国商务部早在5月20日就发布了为期90天的“临时通用许可”,允许美国企业在特定范围内继续与华为合作,高通、美光、英特尔、谷歌等美国科技公司也都在此前后发布了与华为的合作将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声明,一些美国企业甚至在这段时间内不惜加班加点工作,为华为供货。在此情况下,伟创力对华为采取的激烈措施,和美国商务部的立场以及其它科技公司的作法形成了巨大反差,其发表的声明也就很难让人信服。

5

针对华为包裹的“精准失误”引发质疑

相比伟创力的简单粗暴,美国联邦快递公司的行为显得更加离谱。2019年5月19日至20日,美国联邦快递公司未经客户授权,将华为从东京寄出的两件包裹转运至联邦快递美国总部所在地田纳西州孟菲斯市。此外,联邦快递还试图将另外两个从越南寄往华为公司的包裹转运到亚太其他地区。华为公司指出,这四个包裹都是文件,并没有涉及技术。

对于这两起事件,联邦快递起初声称是“失误”,不是受到美国政府的指示而故意为之。在5月28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的致歉信中,联邦快递称:“我们重视所有的客户,他们每天交付给我们超过1500万个包裹。我们对于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抱歉。我们确认,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有关货件正在退还至发货方途中。”

联邦快递针对华为包裹的“精准失误”引起了各界的强烈质疑,其做出的解释很难具有说服力,其行为也明显违反了快递业的法规。鉴于美国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快件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中国用户合法权益,并违反了中国快递业有关法规,中国政府有关部门6月1日宣布,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面对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强烈不满,联邦快递似乎并没有悔改之意,在快递邮寄中继续歧视涉及华为的包裹。只不过换了地点,发生在美国本土。6月21日,美国《个人电脑》杂志(PCMag)工作人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了对华为公司最新发行的手机进行进一步评测,该杂志社的英国编辑将一部华为P30手机通过联邦快递寄往美国编辑部,但在被运到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当天,该手机又被快速地运回了英国,运单上注明的退货理由是“美国政府的原因”。该杂志工作人员随后又发表文章指出,同事在其它快递上也有着类似的遭遇。

在接到PCMag员工的投诉后,联邦快递服务部门随后告知该杂志,由于在5月份华为及其全球68家附属子公司被美国政府列入到了“实体清单”,该清单限制美国企业与清单上公司的业务往来。联邦快递的客服同时声称,由于美国政府和华为公司之间的问题,联邦快递不接收该品牌的任何产品。

该回复引起了《个人电脑》杂志社的强烈不满,因为在该起“拒寄”事件中,根本就没有涉及清单上的任何华为实体。联邦快递的这种做法也表明,与华为公司没有任何关联的普通人之间邮寄华为的产品进入美国,也违反了美国政府的禁令。华为公司的发言人对此也表示,这完全是对美国政府行政命令和实体清单的错误解读。

另一家美国快递公司UPS则表示,“并没有规定禁止在英国和美国之间运输华为设备,”UPS只是拒绝向清单中69家全部在美国境外的华为实体运输货物。

在舆论压力下,联邦快递在6月22日终于承认错误,并向该杂志做出了进一步说明,表示“有关包裹被错误地退还给了寄件人,我们对这种错误操作道歉”,“作为一家每天运输1500万单货物的全球性公司,我们在调整运营以遵守美国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的同时,致力于遵守所有的规则和条例,并最大程度地降低对顾客的影响。”该公司随后还表示,“除了向美国实体清单中列出的华为实体之外,联邦快递能够接收和运输所有的华为产品。”

6

联邦快递不愿再背黑锅

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联邦快递似乎不愿再为美国政府打压华为背黑锅。

6月24日,联邦快递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的命令,声称商务部的规则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对联邦快递施加了“不可能承受的负担”,侵犯了联邦快递作为“公共承运人”的权利。

联邦快递在长达19页的诉状中指出,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要求运输企业对所运输货物是否违反出口限制进行负责,并且不需要通过正当法律程序证明快递公司是否对违规知情,就可以毫不讲理地直接判定联邦快递这种“公共承运人”违反了该条例,进而做出异常严厉的惩罚。联邦快递无法代替政府监管每天所运输的数百万物品的技术构成,因为“这在后勤保障上、经济上和法律上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联邦快递在诉讼中还吐槽,“我们是一家货运公司,不是一个执法机构”,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也不应指望由该公司来实施出口禁令,要公司为运输自己不了解的货物承担责任也不合理。

联邦快递的一纸诉状坐实了之前人们关于美国政府操控联邦快递的猜测。

在6月24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联邦快递首席执行官弗里德·史密斯(Fred Smith)透露了不少该公司此前“误操作”华为包裹的重要信息。他表示,联邦快递在处理涉及华为公司的包裹时所发生的一切问题,根源都是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今天我们联系了美国商务部,并且告诉他们:美国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和其他公共承运人,带来了不可承受的负担。”

如果说相对于“误投”事件,联邦快递在“拒寄”事件起初似乎没有“吃透”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的“精神”,错误地将美国政府制裁华为的决定理解为禁止所有华为产品进入美国,那么在没有仔细评估相关政府监管规则的情况下,就拒绝接受华为产品的运输,则显示出该公司的傲慢与偏见,也体现了该公司在配合美国政府打压中国企业上似乎急于表现。

7

跨国公司跟随美国打压中国伤人伤己

美国政府利用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的方式打压中国企业,显然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对象。

在改革开放后的前30年里,中国在融入和参与经济全球化上严重依赖美国的资金、技术和市场。但现如今,中国已经建立起全球最完善的工业体系,国内消费已连续多年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在经济上抵御外部风险的能力显著增强。同时中国对外经济合作的对象也更加多元,经济伙伴网络也更加广阔,在贸易和投资上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

美国此时通过操纵市场力量打击中国企业和打压中国发展势头的努力还能奏效吗?

另外,更重要的是,在新一轮产业革命呼之欲来的背景下,中国完备和高效的产业体系、大量优秀的应用研发队伍、规模巨大的消费群体,将使中国市场成为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各类新产品、新技术进行迭代更新所必不可少的平台。

外国跨国公司跟随美国政府打压中国,必将使它们隔绝于中国市场,在新一轮产业革命中失去竞争优势。

对于那些一方面违背基本的市场信誉与合同精神,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诬陷中国商业伙伴甚至对中国企业落井下石,另一方面还想在中国市场谋取经济利益的外国企业,不仅中国政府不同意,中国的企业和消费者也不会接受。

在市场层面,那些在背后对中国企业捅刀子、下黑手的外国公司肯定会受到中国企业和客户的惩罚。从风险防控的角度来看,中国企业肯定会重新考虑与这些外国公司之间的关系。对于那些随便将客户的信息资料转移给外国政府的企业,中国客户也必然会对其避而远之。近期,汇丰银行高管离职、宣布裁员和股价下跌就是一例。

在政府层面,中国目前已经开始着手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可以预见,一旦被列入该清单,中方必将依法采取惩戒措施,这对那些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违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是一个警告。

中国欢迎也鼓励外资企业来华投资,并依法保护其正当权益,但前提是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遵守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不能损害中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于违反法律法规和损害中国利益的企业,必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也是在帮助相关外国企业找准自己的位置。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李浩然

Cyclopedia for military 返回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