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独角兽成庞氏骗局,共享经济路在何方

原标题:超级独角兽成庞氏骗局,共享经济路在何方

来源:开盘叮叮

我们是推动时代前进的中坚力量,释放自己的能量,改变世界吧!

——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

2016年,全球最大共享办公室WeWork进入中国,旗舰店坐落在上海淮海路一栋艺术家聚集的历史建筑。

凭借着空间、智能、社区构成的一站式服务,WeWork在上海、北京、香港等12座城市布局了115个办公空间,员工数量超过千人,35%的中国500强都是WeWork会员。

中国WeWork已完成10亿美元融资,全球WeWork估值高达470亿美元,曾一度被认为是第二个阿里巴巴。

而如今,WeWork却站在了“死亡的边缘”,其估值几乎“腰斩”。

究竟是什么让这家千亿人民币超级独角兽走上末路?

这些共享经济巨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独角兽的膨胀

规模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成立短短两年已投资了包括Uber、滴滴、Grab、WeWork等80多家公司。

孙正义说过:

越迷茫越要往远处看

作为最牛的投资人之一,孙正义一直是站在未来看现在。

但问题是从现在到未来,公司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投资标的经营困境和行业前景的矛盾是所有投资人都要面临的问题。

2017年,孙正义找到了一个跟他一样有野心的人: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

孙正义与亚当在纽约会面时犹如“干柴烈火”

短短12分钟后孙正义邀请亚当上了自己的车,在车里孙正义用iPad草拟了对WeWork的投资计划,预付 44亿美元。

孙正义给了亚当三个要求:

WeWork规模要比亚当想象的大10倍

WeWork还不够疯狂,在一场战斗中,当个疯子比当个聪明人更有用

WeWork将来的估值要达到几千亿美元

孙正义公开表示:

WeWork就是他的下一个阿里巴巴

可能是梁静茹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把WeWork看成第二个阿里巴巴!

在软银的助力下,WeWork扩张得有声有色。与此同时,亚当也日渐膨胀起来,急于上市的脚步快得连软银都压不住。

随着孙正义的投资增加到120亿美元,WeWork已涉足29个国家、111个城市、共528个WeWork大楼,工位数超60万个、会员数量52.7万。

有了这些数字,亚当决定以470亿美元的估值申请上市。

爱徒成累赘

大型骗局最让人不安的地方是长时间的欺诈,媒体机构经常邀请这些骗子公开演讲,来教我们如何成为“有远见的人”。

当庞氏骗局周而复始地上演,真正的企业和技术公司在筹集资金时变得更加困难!

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市场将WeWork的估值从470亿美元下调至不足100亿美元,还认定WeWork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投资者认为,WeWork根本不是所说的科技公司,充其量就是个“二房东”,谁都可以模仿,而且亏损越来越大。

来源:彭博

其实,WeWork最大的“负资产”是孙正义的爱徒亚当·诺伊曼。

飘逸的长发、1米95身高、妙不可言的鸡汤,已经不能再让投资人对这位创业者产生信任。

在WeWork蓬勃发展期间,亚当以个人名义建立了一家资产丰富的投资公司,商业房产是其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有趣的是,亚当购买的房产是为了出租给WeWork,而且租金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在过去三年半里,WeWork已经向亚当支付了2090万美元租金,未来对他的租赁义务高达2.37亿美元。

同时,WeWork一直向亚当提供超低利率贷款,总额为3000万美元,平均年利率0.3%。

亚当还抵押了自己所有WeWork股权,向各大行借了超5亿美元。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不断挣公司的钱,还抵押自己所有股权套现,这是要拿钱跑路吗?

今年,亚当把WeWork注册名改成We Company,目的是把“We”这个商标以600万美元卖给公司。

真是为了套现无所不用其极!

亚当已经兑现了超过10亿美元,加上他的个人工资,花费在私人飞机和其他奢侈品上,他每天都在享乐,而花在公司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为了满足他和他妻子的兴趣爱好,亚当用WeWork的钱在曼哈顿办了一所名为WeGrow的幼儿园,还收购了一家冲浪公司和一家连锁健身房。

亚当的日常生活是:上午与妻子一起去幼儿园,下午去健身房,然后去冲浪,如果心情不好就搭乘私人飞机去购物。

这样的生活还怎么让WeWork成为第二个阿里巴巴?

更可笑的是,亚当在纽约前往以色列的飞机上被发现携带大麻,还承认自己有抽大麻的习惯。

目前,市场已经将WeWork的故事总结成从“WeWork”到“WeWait”,如今是“WeWorry”。

有人将这一场闹剧比作《权力的游戏》当中瑟曦·兰尼斯特当众游街的耻辱一幕,Shame! Shame! Shame!

得知这些消息后,孙正义暴跳如雷,立马将亚当罢黜CEO职位并取消上市计划。

辞职时,亚当潇洒地表示:

近几周来,针对我的审查已经成为一种重大干扰,我认为辞去CEO一职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他心理应该在想:终于可以拿钱跑路了!

更让孙正义头疼的是,WeWork在IPO上的失利已波及到软银。

自7月下旬以来,软银的股价已下跌超过28%。

软银股价走势(来源:TradingView)

共享经济2.0

“你什么都没有,却还为我的梦加油”的故事仍然日复一日在资本市场上演。

WeWork“最大独角兽”事件的爆发,让大家对共享经济越来越没信心。

自我造血能力不足,是所有共享经济巨头的通病!

2018年,ofo小黄车轰然倒下,成为共享经济拐点的标志性事件。如今,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按摩椅、共享衣柜等,要么已经倒闭,要么涨价勉强支撑。

最近,网友纷纷抱怨共享充电宝已涨到8元一小时,共享雨伞3元/小时,共享单车每小时4元。

一直低价或免费的共享经济,为什么突然价格飙升?

原因是:面对这些共享公司不断烧钱,长期未能扭亏为盈,资本方的热情被燃烧殆尽,再加上像亚当这样的套现走人,共享行业已经让投资者闻风而逃。

就拿网约车来说,滴滴占据了中国90%市场份额,基本垄断,但2018年仍然亏损109亿元。

连行业的开山鼻祖优步Uber也不能幸免,Uber今年二季度巨亏52.36亿美元,创公司历史新高,股价暴跌35%。Lyft今年二季度也亏损6.442亿美元,股价更是下跌超过50%。

Uber和Lyft股价走势(来源:TradingView)

共享经济的最大特点和竞争优势是轻资产、重运营。但在跑马圈地和资本的强烈刺激下,这种设想完全偏离了它的本意。

当所有参与者都陷入追求规模的癫狂时,原本“轻资产、重运营”的共享经济变成了“重资产、重运营”,效率和收入被放在了第二位。

2017年共享单车投放战最白热化的时候,ofo一年投放了2000万辆单车。于是,那些无人处理的单车被堆到了市郊,形成了一座座触目惊心的共享单车坟场。

共享经济需要做到的,是保证用户支付的费用和获取到的资源合理运用,让每一份社会资源得到价值最大化。

随着WeWork等行业巨头的问题爆发,共享经济急迫需要回归理性!

共享经济2.0是属于小而美的公司,规模不再是唯一,运营质量和效率才是重点。返回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2分彩—大发二分彩官网热点
今日推荐